樱枝画

咳咳,正式介绍一下……

一个超级咸鱼的婶(来到本丸都快半年了60级都没到)

不定期更新和修改,一般深夜或凌晨产文,不高产似那啥(修仙党)

有一个满满的少女心,和博爱的肚量(???,就是什么都吃的那种博爱党,最吃乙女,最不吃bl)

评论什么的我会尽量回,对文章的意见可以私信跟我说

刀剑乱舞(目前一直在玩的),es(玩着玩着就咸了),其他的都有涉及一些。

《本丸什么的……》

#有ooc注意
#文笔烂注意
#更新龟速注意

1.诶……诶?诶!!!!!
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,这时候躺在藤椅上,旁边桌子放上一杯茶或咖啡,捧着一本书。阳光照进来,旁边的多肉,吊兰绿意盎然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醒醒吧,孩子……活在梦里!
“啊啊啊……”我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,揉揉眼,“几点了?”一脚穿上整齐放在床边的拖鞋,走去书桌前戴上眼镜,看了看旁边的钟……表情瞬间复杂了起来,“我的天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怎么都11点了?!我还要去找小花她们啊!”慌乱的在衣柜里找衣服,母上过来看我发什么神经了,“妈妈啊!你怎么没叫我啊?”我在衣柜里翻来翻去,嘴里还念叨着,“诶我的衣服去哪里了?”
“我叫了几次,都没醒,看你睡的那么香……所以就没叫咯。”母上靠在门边淡淡地说。“emmmmmm,好了好了,你先出去。”我把母上推走,迅速换好衣服,背上包,出门时拿上一个面包,“我出去了哦!”

漫不经心地沿着树荫走,“她们会不会先去玩了?”我心里有点担心。吃完面包,回过神看…只见周围高大的树木,阳光透过树叶点点的光斑…“诶!!!这是哪里啊?”我望着那些树顿时没了办法……突然发现一只金色的狐狸……定睛一看,身上还有花纹。对视良久,狐狸跑了!
我我我到底追还是不追啊?!忍不住好奇心追了上去……左拐右拐,身上被树枝刮了好几道伤口,血顺着伤口流出,隐隐作痛。“这狐狸到底要去哪啊……”心里有一万个mmp。突然脚一空…我瞬间掉了下去…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眼睛紧闭,“看来我就是下一个爱丽丝了……”
一会我摔到了一丛落叶中……用右手撑起身体,坐起看了看自己有没有哪里受伤了…转动左手腕一阵剧痛,内侧已经是青黑青黑的了。看了看自己的上方,发现是一片天,并不是洞口,望了望四周还是树林……

我感觉树和天空慢慢的旋转……向我袭来……

《来自土方的一封信》

前方避雷!!!

________________

前主的问候

水无月みなづき

收信人:审神者

发信人:丰玉

拝启
初夏の候,作为那两把刀剑的前主人,对此写信向审神者发出问候。
  我没想到曾经一起战斗杀敌的刀,会变成付丧神。
  和泉守兼定,堀川国广是两把好刀,一直在身边跟着我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我一样很严厉,而且有着凌厉的剑法。
   新政府军和幕府箱馆大战在即,也许会是我最后一场战斗。曾经的伙伴都已经牺牲,但我还不能倒下。我把和泉守兼定送回我的故乡,就算……当作我的遗物吧,而堀川国广随后会跟随着我去箱馆。
   还有许多的话语想跟您交谈,但是我不得不终止,为了箱馆一战……

在此对您有一个请求,望您能在未来代替我好好对待他们!

敬具


ps:啊,一个大坑,逻辑成shi,见谅~文中土方先生的性格有不符合的地方,查了很多资料,日本信的格式啊,还是别人评价土方先生的,文笔还是…orz,还有点活击的剧情…反正……接受不了的请避雷。下一篇……嘻嘻嘻,你们大概以为是冲田君吧?嘻嘻嘻…请期待下一篇!!!

晚上日常小清新
晚安(比了个大心)

(最近又想写玻璃渣了……怎么办…就当是一个预告吧)

晚上来点小清新,然后……晚安^v^

《捉迷藏》

ps!!!:
※私设有

※病娇注意

※ooc(无法避免orz)

都接受的话,那么开始吧

___________

“主上哟~你躲在哪里了?”

  你躲在仓库一堆箱子里,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极力让自己不要发出一点声音……

“到底躲在哪里了啊,主上哟~”
声音越来越近,你心也越跳越快……就像捕猎和被捕猎的感觉,那种来自原始的无法避免的恐惧早已经漫上心头

“哒哒哒”的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
你出了一身的冷汗,祈祷着谁来救救你……身体不禁的开始颤抖,你能听到心脏扑通扑通的在跳动

  突然门外不远传来打斗声,接着你闻到了一股血腥味…

“我呀,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”不知道在对谁说…“烦人!”

“你既然对我乱来,那就已经做好了被我乱来的觉悟了吧?”

  你的眼睛里慢慢流下那泪水,心里绝望的喊“谁来救救我!谁来救救我”这个时候你感到的只是无尽的绝望和无助

“哒哒哒”的声音突然停止了,你静静的等了一会,没有在听到声音,就起身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走到门口,突然发现他在你的身后

“找到你了”

  你心脏简直要跳出来了一样,想赶快离开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,却怎么都动不了…

  他走到你面前,你看到他满是血迹,刀刃上还滴着那鲜红的血,他的眼睛闪着暗红的光……

   接着,你眼前一黑……就陷入永远的黑暗中

“这个捉迷藏结束了呢?我找到了所有人了~”

The End
____________
(这个是看了一个全员病娇的视频,突发奇想写出来的……一看就知道我写的是哪个了,大概到9月才不会文风黑暗了,这些都是深夜产物……有时间有可能会修改)

《她葬在樱花树下》(修改)

注意事项:

※文笔渣

※ooc应该有

※玻璃渣注意

※玛丽苏应该有

※有一些私设

背景:一位在本丸生活多年的抑郁症老婶,和陪伴婶婶多年已经像不可分开的家人一样的刀,一天婶婶受不了而自杀了……

   [原谅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吧…我…真是差劲啊。]
在床边那张纸上只留了寥寥几句……
 
   靠在床边的女人安详的闭着眼像睡着了一样,脸上还留着淡淡的泪痕,一只手的手腕上已经漫上红晕,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把精致的染血匕首…

门被粗暴的撞开了,进来了一个像医生的少年,和一个橙发的少年惊恐的看着这一切,像医生的那位少年马上去看了那个染上红晕的手腕,刀口很深…

“药…药研没事的…对么?”橙发少年惊恐地问着药研。“千万不要是坏消息啊。”他心里祈求着
  
     药研低着头沉默不语

“为什么?!为什么?!为什么会这样?!”橙发少年大吼着,一下瘫坐在地上,“说好带着我们去集会的!”愣在那里。
    
   楼下的人听到了动静,不禁开始担心起来。

“乱…起来,走吧”药研强忍着泪水把乱拉起,下了楼,大家都在等着他的答案,希望不是他们最不想知道的。

  乱还在碎碎念着“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……”
  
   一个水蓝色仿佛一位王子一样的男人,抓着乱的肩膀轻轻的摇在他,问“怎么了乱?怎么了?”

   乱轻轻抬了抬头,看到了那人的脸,泪水已经夺眶而出。
“为什么会是那样!为什么会是那样!”他大吼着“一…一期尼…我真是一个没用的孩子啊…主上她…呜呜呜”

   一旁的人看到这个情况,赶紧去问药研怎么了。
“大将已经是抑郁症晚期了…必须要现世专业的心理医生来治疗了…我们……发现的太晚了,大将她……她…她已经…已经…已经”药研哽咽着说,“死了啊!”
 
  药研强忍多时的的泪水终于……

  最后做为初始刀的清光把那个女人抱了下来……她的手腕上的血已经凝固

  第一场葬礼。

  她躺在樱花树下,像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,不过……她不会醒了。樱花翩翩飘落在她身上,那曾经染着血的手腕上已经不见血的踪迹,反而系着一樱花色的丝带……

第二年春天,她的忌日

  满树樱花,飒飒的风吹树叶声像着叙述着什么,树的周围插满了各种刀,都是折损的……

  清光穿着出阵服站在那樱花树下,闭着眼仰着头感受着那春天温柔的风,好像一只手在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……

“主人啊,会不会讨厌我啊,大家都去陪你了,只有我还……”清光自言自语地说道

清光离开了本丸,回来的只有折碎了的加州清光被插立在树下……

现在剩下空无一人的本丸…

和树下插满各种刀的樱花树……

在春天,她葬在樱花树下

(ps:心血来潮想写玻璃渣……)